辣文吧 > 历史军事 > 乘龙佳婿 >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很七章 我也很绝望啊
????【悠阅书城app,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,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

????方青曾经认为,宋混子这家伙,那是吃软不吃硬。然而,当今天他眼睁睁看着宋举人被人按在春凳上,随即那粗粗的荆条就直接高高拿起重重打落下去,宋举人竟然没挣扎也没求饶的时候,他还是觉得自己对宋混子一贯的看法是错误的。这小子好歹还知道对错。

????然而,他接下来就听到一声犹如杀猪似的惨叫——嗷!

????紧跟着,宋混子那熟悉的叫骂声就响了起来:“我是辜负了我娘,但你又不是她,就算家法也没打这么重的,这是要杀人吗……嗷!住手,你给我住手!再打就出人命了……嗷!我和你说,我是皇上看中的人,否则怎么可能过五关斩六将……嗷!”

????宋举人那喋喋不休中却搀杂着千篇一律,没有任何创意的惨叫声,方青最初又好气又好笑,可紧跟着听到宋混子开始咒骂广东宋氏那掩盖在唯才是举表象下,唯利是图的作风,他原本看热闹的戏谑心思,就渐渐化作了乌有,忍不住仔细琢磨了起来。

????而最初还仿佛智珠在握的宋会首,一张脸就渐渐难看了起来。他留下方青在旁边,原本只是为了做个见证,顺便给侄儿增加一些心理压力,毕竟没人希望死对头看到自己挨打,到时候他好顺势吩咐停手,可他没想到宋举人这个大嘴巴竟然连整个家族都捎带了进去。

????恼羞成怒之下,他不禁怒喝道:“把这小子的嘴给我堵上,然后给我抽他二十荆条,算是代他娘教训他的!”反正荆条都去掉了刺,打不出什么好歹来!

????“我娘才不会这么教训我,她就算抽我也不会这么用劲,嗷!”再次挨了一下发出一声惨叫之后,宋举人的嘴里终于被人重新塞上了堵嘴布,然后整个人也被严严实实绑在了那春凳上。可是,刚刚那个行刑的汉子却没再动手,而是有些犹豫地看向了面色铁青的宋会首。

????而方青热闹看够,也连忙站起身来,恰是满脸的义正词严:“宋会首,你要教训晚辈,论理我一个外人不应该插手,但你不是宋氏族长,也不是这小子的父亲,不应该自居尊长,行这样的私刑!”

????刚刚被打得疼到嗷嗷直叫的宋举人终于得到了这么一个喘息的机会,顿时很想拍手大赞方青。然而,他此时手足被缚,嘴巴被堵,只能竭力挣扎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,结果声援没做到,反而让自己显得更加可怜。

????发觉到这一点的他立时闭嘴,但却竭力仰头,希望看到宋会首的反应。然而,方青的后脑勺正好将他的视线遮得严严实实,气得他差点恩将仇报想骂娘——当然也骂不出来……

????刚刚给方青取下头套堵嘴布然后松绑的时候,宋会首都是亲自做的——甭管岳山长是不是把人逐出了门墙,可人终究是举人,之前也和他侄儿一块住在张园,他自然不会落井下石。所以此时此刻,他对待方青的规劝时,那是绝对比刚刚面对宋举人时要客气有礼得多。

????“贤侄啊,你有所不知,我是真的恨铁不成钢,我是真的替他母亲不值!”

????原本打算对宋举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话,宋会首此时干脆就拿出来对付方青了。他动情地对方青讲着宋举人母亲含辛茹苦抚养他,供他读书,为了其有个安定读书环境,三迁其家……反正古今贤母的故事,全都被他改头换面后移花接木到了宋举人的母亲身上。

????以至于宋举人自己都忍不住怀疑,自家那个河东狮吼,管到懦弱父亲不敢高声的强悍母亲,什么时候变成忍辱负重受气包了?

????然而,方青和宋举人虽说往常还算熟悉,但还没到熟悉人家父母的地步,此时不知不觉就被老奸巨猾的宋会首给带走了节奏。

????再说他本来就不赞同宋举人这好好的会试不考,却异想天开想去考选什么御厨,因此这会儿他一边听一边看宋举人,最终忍不住转身就冲到了春凳前。

????不由分说地抢过了那个行刑者手中去了刺的荆条,他举起来对着宋举人的屁股就是狠狠两下。刚刚好容易才缓过劲的宋举人突然遭此重击,顿时完全被打懵了,足足好一会儿方才发出了愤怒的咆哮。奈何那团堵嘴布把他所有的骂声全都化成了呜嗯,差点没把他气炸肺。

????“辜负母亲教导,违背母亲心意……宋混子,你本来就该打,你自己好好反省吧!”

????撂下这话,方青一把丢开荆条,怒气冲冲转身就走。而在宋会首的眼神示意之下,没有一个人拦阻他。直到他人已经不见了,宋会首这才似笑非笑地来到了春凳旁边,却是接过了一旁小厮递过来的一块手绢,弯下腰非常体贴似的给宋举人擦了擦额头上疼出来的汗。

????“君子可欺之以方,方青不像你,他好歹是君子。”他对宋举人笑了笑,随即站直了身子,用一种不胜唏嘘的语调说,“你说宋氏唯利是图,这没说错,毕竟,宋氏子弟如今有多少,依附宋氏的小宗又有多少?下头指着宋氏吃饭的商人乃至于市井小民又有多少?”

????“所以,家里需要人出仕,需要人做官,就算是经商……儒商儒商,那也总比一般的小商人强,能够出入达官显贵之门。”

????说到这里,宋会首就叹了一口气。

????“不过,你真要喜欢厨艺,希望在京城当御厨,甚至开铺子卖糖水,那都不是不行,但你怎么能先斩后奏?你知不知道被你这么一闹,广东宋氏简直是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?尤其是你小子竟然托庇于赵国公府和张园!”

????“别人就是真心赏识你的才能,愿意真心帮助你,族里的人反而是唯利是图,违背你的意愿,要逼着你去科举?你要是不愿意去会试场中走一遭,难不成我还能押你去?”

????真要说理,纵横商场二十载的宋会首哪里是宋举人一个毛头小子能比拟的,此时义正词严一顿数落之后,他就瞅了一眼旁边的行刑者,正要吩咐他们都退下,自己继续和宋举人来软的,突然就听到门外一阵喧哗,紧跟着,大门被人推开,竟是方青又去而复返。

????人不但回来了,方青甚至还嚷嚷道:“我突然觉得不对,宋混子的母亲要真是那般贤良,还时时刻刻提点他,他也不至于天天在那混日子!宋会首你别和我说他考出一个举人就如何如何,他那是什么天赋我知道的,要不是他混日子,案首解元都不在话下!”

????听到这里,宋举人顿时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。不是为了方青对他的高评价,而是方青看穿了宋会首刚刚那番天花乱坠中的破绽。

????君子可欺之以方,问题是接下来还有一句呢,难罔以非其道!

????意思是君子可以用合乎情理的方法来欺骗,但很难用不合情理的事情来欺骗!

????方青这个愣头青确实还能算大半个君子,最重要的是,如今人长进很多了!

????宋会首完全没想到,刚刚他还得意洋洋对宋举人说可随便欺骗的方青竟然就这么回来了!虽说早已历练出极厚脸皮的他怎么也不至于因此破功,但笑起来明显就有些不自然。只不过,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,那依旧头头是道,恳切至极。

????“贤侄你该知道,我宋氏子弟众多,虽然我那二哥身为族长,力求一碗水端平,但还是难免有些亲疏远近。要不是这小子读书有成,他那嫡亲哥哥能分管族中在广州那一大摊子的事情,他弟弟能够在族学里受到那么大的扶持,他家里真能小富即安?”

????“他母亲性子烈,得罪的妯娌亲戚很不少。他自己也是,你都叫他宋混子了,在外头看不惯他的人不计其数!这次他要是真的能当上御厨,得到皇上赏识也就罢了,他要是这一步踏错,进士又考不上,名声还坏了,家里和外头多少人不止看笑话,还要落井下石!”

????这一次,宋举人那戏谑顿时僵在了脸上。虽然他在永平公主面前振振有词,说是堂兄堂弟都是进士,他好歹是个举人,也不差,还说什么做不了御厨就去考进士,真考不上也不打紧,反正族中有补贴……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某个前提上。

????那就是族中确实能给他补贴!就他老娘和他得罪的人,那可真是很不少!所以他一定要要有个靠山,否则万一回头出问题,家里兄弟父母因为他的缘故倒霉,那他就太混账了!

????于是,当宋会首阴着脸拿掉了他嘴里那块堵嘴布,随即又亲自为他松绑时,宋举人念及屁股上刚刚挨的那几下,却是不敢再嘴贱了。

????当下他就老老实实地说:“叔父说的话,我也不是不知道。可我真的不擅长做官,你看我情急之下都能和公主争起来,这要是万一我和上司……”

????“我当然知道你不适合做官!”宋会首恼火地打断了宋举人的话,硬梆梆地说道,“但你这性格要是真的去做御厨,你觉得你会不会得罪周围人?你觉得之前被你气哭的永平公主会不会为难你?你觉得就凭你那嘴贱,能活着从宫里出来?”

????这一次,就连刚刚想着不对突然赶回来的方青,听了宋会首这话也不禁大为赞同。

????他确实也嘴快,但相形之下,这姓宋的根本就是嘴贱,比他缺德多了!要真是惹怒了皇帝太后妃嫔皇子公主什么的,随便哪个人小手指轻轻一摁,确实这家伙就死定了!

????他正想说话,宋举人就幽幽说道:“我又不想当御厨,就想着重在参与,谁知道一次一次居然都是最后一名过关,我也很绝望啊!就我会的那点手艺,真拿进宫去当御厨,那难道不会是笑话吗?”

????你也知道是笑话!宋会首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侄儿一眼,但心里还有些欣慰这小子到底还知道轻重,可随之他听到宋举人接下来的话,顿时就给气了个倒仰。

????“所以我才要使劲巴结讨好朱大小姐,还有张博士啊!他俩一个是出入宫闱和自己家没什么两样的天之骄女,一个是正炙手可热的天子信臣,真要是我背运被召到了宫里当御厨,他们总能照应我一点吧?再说朱大小姐都说了愿意资助我开店,真要我被赶出来……”

????“够了!”宋会首很怀疑自己要是再听下去,会不会被这个该死的小子给气出心脏病来。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决定放弃挽救这个已经明显无药可救的小子,可到底还是没忘记把人绑回来的那个目的,因此哪怕不耐烦,还不得不继续语重心长。

????“你这没出息的小子,那两位的大腿是你想抱就能抱的吗?你不看看那张博士自己还有那么多学生,三皇子且不去说,还有堂堂的国公公子,前尚书公子,一个未来驸马一个未来仪宾,就连他自己的二舅哥都在巴结他!那些学生还能真正做实事,你呢?你只会煮糖水!”

????知道自己不能给宋举人一丁点说话的机会,宋会首就连珠炮似的说:“张琛能把邢台一堆商人连带大皇子一块玩弄于掌心,张武和张陆彼此扶持,互相帮衬把邢台那边的零散纺工都集中了起来,压下了那些大机户……朱二公子好歹是朱大小姐的哥哥。”

????“陆三郎那更是长袖善舞,做什么成什么,连皇上都赞他能耐,他那个爹都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。我还听说,这次张武张陆还从邢台带回来了据说是彩色的棉花,外头连祥瑞两个字都嚷嚷出来了,你呢?你说说,你及得上谁?”

????虽然宋会首这句话击中了自己的软肋,宋举人仍然不服气地嘀咕,说什么我压根就不想和别人比。而这时候,方青却忍不住讶异地问道:“彩色的棉花?棉花不都是白色的吗?”

????虽说不如张寿那般真的下过地,但方青至少知道棉花是白色——这还是在广东几乎不种棉花的情况下。他虽然是书生,可在注重农科的召明书院,却不但并没有那么迂腐,而且也是亲自下过地干活的。

????而他这么一开口询问,原本就等着有人提这一茬的宋会首顿时心中暗喜。他连忙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道:“正是如此,就是因为从没见过,所以这样的彩棉才难得!要是真的确证无疑,张武和张陆一定会受到皇上的嘉奖。好在广东的气候土地不适合种棉花……”

????听到宋会首在那喋喋不休,宋举人顿时大不服气。可就在这时候,他听到门外陡然传来了一阵喧哗,紧跟着,大门就猛然被人推开,紧跟着,他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的阿六。

????顶点

????http:///txt/90788/

????。_手机版阅读网址:

????【悠阅书城一个免费看书的换源app软体,安卓手机需google play下载安装,苹果手机需登陆非中国大陆账户下载安装